吾居

我之所以活到现在的全部意义,是为了此刻能对你说,我爱你,我会在你身后永远守护你

有没有小可爱一起来玩呀!!

妗:

群宣

占tag致歉

群内招纯馅包包

加群可以讨论各种水仙视频,好看的水仙文,也可以当个催更的~

群内纯馅包要求:不嗑wl,lw,rps,以及各种拉郎衍生

群内有审核,加群的请备注老福特ID哦~

欢迎大家来玩啊~

24h后删。

【面豆/13:00】无题

冯豆子眨巴着眼睛看着眼前蜿蜿蜒蜒的小路,小路的尽头隐隐约约的耸立着一座高高的牌坊。


路的两边挂着被风一吹就吱吱呀呀的油灯,看着周围弥漫着的淡淡雾气,还有飘飘荡荡的人影,冯豆子一个没忍住一句国骂就脱口而出!


“我艹,沈夜你他妈的就是个傻逼,”


“我他妈到底哪句话说错了,你至于这样吗,你这样你是不是要把我吓死。”


冯豆子现在不止一次的后悔,自己的嘴怎么每次都管不住,明知道沈夜那个人是个变态,可是自己就是忍不住自己这张嘴,老是激怒他。


不过这次还好,冯豆子在心里默默的庆幸了一下,只是把自己扔到了黄泉路上,不像上次,直接把冯豆子扔到了舂臼地狱,而且还是正在执行审判的舂臼地狱,结果直接把冯豆子吓得好几天都没睡着,一睡着就大喊大叫。


“叮铃……叮铃”一阵一阵的的铃声由远到近,冯豆子转头一看,果然是孟婆。


“冯先生,又是你一个人,怎么?这次是哪里惹到夜尊大人了”孟婆仰着头,天真无邪的表情和粗糙沙哑的嗓音,一点儿都不和谐。


“啧,谁知道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们夜尊那就是个喜怒无常的变态,我哪知道我又哪句话说错了。”冯豆子既无语又无奈的说道。


冯豆子看着三头身的孟婆笑的花枝乱颤,无奈的蹲下去直视着孟婆。


“说吧,这次他又想干嘛,上次是牛头马面过来接的我,上上次是黑白无常接的我,这次竟然是你,你可别太过分。”


“放心吧冯先生,这次我们两个就走到奈何桥头就好了,况且黑袍大人这段时间都在呢,夜尊大人不会太过分的,不过冯先生您都来过这么多次了,怎么还是这么惧怕这个地方呢”孟婆提着莲花灯走在前面,边走边和冯豆子搭着话。


“你可拉倒吧,我哪次来没被折腾的够呛,我要是不脱一层皮,夜尊会放我走?再说了,你们这地方,只要是人哪个不怕,要真让我不怕,那可能就是我死了以后可能就不怕你们了。”


冯豆子跟在后面看着孟婆提着灯晃晃悠悠的走着,冯豆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孟婆手里的莲花灯,生怕那个灯不小心掉地上。


正当两人慢悠悠的溜达着的时候,一声尖叫打破了这条路上的平静。


孟婆和冯豆子转头,就看见一个鬼兵跌跌撞撞的跑过来,身后是一群直立如人,只是满身脓包,五官扭曲的幽畜。


“艹,这个鬼东西怎么会出来”


冯豆子咒骂一声,直接一把抱起三头身的孟婆,沿着这条路开始狂奔。


“沈夜,你他妈有病啊,把这东西放出来干嘛,你想我死你就直说,我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还不行吗”


眼看着幽畜的爪子就快要抓到冯豆子了,只见冯豆子猛的往前一扑,抱着孟婆滚进了牌坊里面。


追的比较疯狂的幽畜,却像撞在了看不见的墙上,怒吼着冲向冯豆子,却又无能为力。只能一声比一声大的怒吼。


“呵呵……小豆子,我看你动作挺敏捷的嘛”


冯豆子趴在地上,看了看自己的因为蹭在地上而破皮出血的手掌,头都不抬的嗯了一声。


“沈夜…不……夜尊大人,我放弃,这个赌约取消吧,我们等会儿就去销毁契约。”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夜尊的语气从调笑变得生硬起来。


“夜尊大人,,你赢了,我放弃了,你放心,沈巍那里我会去说,你只要在这里签个字就行”


冯豆子看着地面,没有抬头,却在心里默默描绘着夜尊的样子,坚持了这么久,放弃这两个字说出口,却觉得很难受,但也无可奈何。


夜尊觉得自己很奇怪,明明立下这个契约就是个意外,只是这颗豆子的特殊性,才让自己没办法主动销毁契约,所以为了让这颗豆子答应销毁契约,用尽了各种手段,可是现在听着冯豆子说要放弃,却觉得自己的心好像空了一块。


“为什么要放弃”夜尊恶狠狠的问道。


“是你自己说的,不管怎样都会坚持的”夜尊看着因为奔跑而有些狼狈的冯豆子,觉得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冯豆子,你别后悔就行,反正你就算后悔了,我也不会再给你一次机会了”


夜尊说这句话的时候,紧紧的盯着冯豆子,可惜,冯豆子低着头,好像地上有什么好看的不得了的东西一样,怎么也不愿意移开眼光。


在一旁静悄悄的不敢说话的孟婆,看着僵持着的两个人,无比的庆幸自己是个三头身,起码现在可以悄悄的离开。


结果刚偷偷摸摸的转身,就看见黑袍大人从幽畜的背后向着这边走过来,而一直在外面努力想要突破那道无形界障的幽畜,却一只只呜咽的挤在一起,想跑都跑不了。


“阿夜,这次你做的过了些”黑袍大人带着面具的脸上看不清表情,却能让人感觉到语气中透露出的不满。


“沈巍,我要解除契约,你带我走吧,送我回老家,不用回龙城了”冯豆子转头看着沈巍,一向是吊儿郎当的样子的冯豆子,第一次用这么冷静的语气跟沈巍说话。


“我不许!”


夜尊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的契约是和我订的,关沈巍什么事。”


“夜尊大人,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冯豆子,上一世是一颗普普通通灵株,这一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而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幽畜都是我的天敌,更何况,夜尊大人也是知道的吧,地府是不适合我一个普通人来的吧,轻则体虚乏力,重则大病一场,三年了,我们的契约就是一个错误,是我异想天开,白日做梦罢了,夜尊大人以后也不用为了摆脱我而费尽心思了,我自己走就行,不劳烦您了”


冯豆子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在笑着,可是眼泪却忍不住的掉下来,罗浮生说的没错啊,沈夜就是个没有心的鬼王啊,他和沈巍不一样啊。


可是自己却异想天开的想要沈夜的爱情,所以现实告诉冯豆子,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冯豆子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自己和沈夜的第一次见面,自己对沈夜惊为天人,之后因为罗浮生和沈巍的关系,交集慢慢的多了起来,可惜直到因为意外订立了契约之后才发现,沈夜的无所顾忌多么的可怕。


“三年了,夜尊大人,我耽误了你三年的时间,可是这三年你也玩的很开心,我们就当谁也不欠谁,以后我们就当做陌生人吧。”


冯豆子说完这些话,就径直走向沈巍。


沈巍看了一眼眼泪落得很惨的冯豆子,什么话也没说,一挥手,拿出之前因为意外而签订的契约。


因为需要冯豆子的心头血来销毁,而且必须是心甘情愿的,所以夜尊一直也没办法销毁,但是等真的到了要销毁的时候夜尊看着沈巍用异能在冯豆子的胸口破开一个洞,和冯豆子瞬间惨白的脸色,心里很不舒服。


看着一纸契约在空中慢慢燃烧,冯豆子觉得自己一点也感觉不到痛了,坚持了那么久,信誓旦旦的是自己,可是到头来说放弃的还是自己,果然还是不该相信自己吧。


“豆子,我送你去浮生那里吧,你起码把你的学业完成,最后一年了”


沈巍知道,冯豆子考到龙城大学的原因是沈夜,可是自己来的时候,罗浮生千叮万嘱的要沈巍把冯豆子留住,千万不能让他回去老家,不然接下来的几个月,自己就只能睡书房了,沈巍想了一下,还是留下冯豆子比较好,虽然他经常打扰自己和浮生的二人世界。


冯豆子想了一下,也对,自己都坚持到大三了,而且如果自己回去老家,而不给罗浮生一个交代的话,说不定这个大傻子,会直接杀去淮州,到时候吓到自己家老爷子可就不好了,而且现在退学了,也没法给家里人交代。


“嗯,那好吧,那就麻烦沈巍你了,送我回学校宿舍吧”


“好”


时间过得很快,从地府回来,又在宿舍赖了一个星期的冯豆子,终于有了一个学生的自觉,一大早就拖起赖在床上的罗浮生,去了教室上课。


“叮铃铃……”


冯豆子气喘吁吁的拉着罗浮生跑进教室,看着挤得满满当当的教室,惊讶的不行,平时的教室可是连一半都坐不满的,自己就一个礼拜没来,怎么会这么多人,而且好多人也不是营销专业的学生啊。


带着一头雾水,冯豆子在最后面的角落里找到两个座位,正打算问问同学怎么回事,就看到一身白色西装的夜尊走进教室,站上讲台,冯豆子忽的一下站起来,在所有人都坐着的教室格外的显眼。


“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好呀,同学,我是新来的营销课老师,沈夜”


夜尊看着惊慌的冯豆子,笑的很开心。


我的小豆子呀,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你还嫩了点。


下一位小神仙 @清雪


守护我最最爱的豆子宝贝!!!


ZYL48成员生贺&水仙推文号:

亲爱的冯豆子:


你好!


第一次听说您,是听到了一个故事,关于修管道的。


第二次听说您,是看到了一件衣服,一件绿色的羽绒服外套。


第三次听说您,是知道到了一句话,内容是:您不觉得您有点叛逆吗?


总有人觉得,您似乎在zyl48中没有太大的名气,也没有太高的热度,甚至还会有一些让人厌恶的借口。


但是,在我们看来,您是那样的真实、鲜活,又是那样的活泼、可爱。


没有人是完美的,也没有人是毫无瑕疵的。


即便是圣人,也不可能没有过错,难道不是吗?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更何况,您身上所体现的,不就是我们所应该拥有的美好品质吗?


所以,身处平行世界的我们,才愿意用笔下的文字,描绘出一个个属于你的美好的故事。


8月19日,您第一次出现在我们面前,带给我们欢声笑语,喜怒哀乐。


我们愿意在这一天,用一篇篇文字,串成我们最诗意的祝福。


对我们来说,那一抹绿色,会是我们记忆中,最靓丽的色彩。


准备好了吗?8月19日当天,让我们一起狂欢,一起聆听修管道故事的续集!


以下,时间表&cp:


 


0:00—— @苍白失忆 ——毛豆


01:00—— @栟榈叶战 ——豆雪


02:00—— @Cloudia爱橘子 ——生豆


03:00—— @葉子與茶 ——风豆


04:00—— @临生 ——胡豆


05:00—— @慕朝尘 ——樊豆


06:00—— @哆啦A白 ——耕豆


07:00——  @是哲哲哲呐  ——慕豆


08:00—— @居居复居居 ——胡豆


09:00—— @PIG ONE BAG ———嘉豆


10:00—— @月印万川 ——樊豆


11:00—— @居老师的教案 ——生豆


12:00—— @我是一只没有感情的熊二 ——井豆


13:00—— @吾居 ——嘉豆


14:00—— @清雪 ——开心豆


15:00――@夏时 ――巍豆


16:00—— @茶十二 ——豆雪


17:00—— @才不叫猪青青 ——然豆


18:00—— @雪雪的裤腰带 ——面豆


19:00—— @惊回 ——嘉豆


20:00—— @卫然子初 ——然豆


21:00—— @陌寒 ——樊豆


22:00—— @青黛ᙆʸˡ ——瑞豆


23:00—— @隼白奕茶居 ——毛豆


特殊时段


08:19—— @吾居 ——面豆


 


感谢文案提供者 @居老师的教案



永远开心快乐!


              爱你的小可爱们

救赎(程慕生✘井然)

       当井然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时,他睁大双眼在黑暗中发着呆,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一次又一次的从梦中惊醒,却一点也回忆不起来梦中的场景。



      只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自己给弄丢了,自己在梦中疯狂的寻找着,却因为找不到而难过不已。



        这种梦中的难过,也延续到了现实,每次醒来,心里都会抑制不住的难过,却找不到一个原因。



        井然看了一下表,指针指向的方向,又是凌晨三点。



        连续半个多月,每天晚上的噩梦,梦里的场景,还有每次醒来的时间,都是在凌晨三点。



      一个又一个的巧合,都散发着不同寻常的诡异。



     早晨七点整,井然准时的从家里出发,开车一个小时十五分钟到达公司,等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刚好八点半。



     等井然整理好心情,门外的秘书适时的端上来一杯不加糖不加奶的美式。



      秘书小姐看着井然面不改色的啜饮一口,好像咖啡的苦味是自己的错觉一样。



        秘书小姐不止一次的怀疑井然没有味觉,有一次秘书小姐因为好奇,尝试过一次不加糖不加奶的美式,秘书小姐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喝不加糖不加奶的美式咖啡了,简直苦到秘书小姐怀疑人生。



       作为一个国际知名的室内设计师,井然的工作其实不太多,但是因为井然自己过于严格和细致的要求,使得井然自己的工作量增加了好几倍。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井然觉得自己的思路异常的清晰,做完手头的工作,发现时间竟然还早,井然没有加班的打算,整理了一下文件,就打算下班。



     “叮咚……”



   井然拿出手机,不出意外,又是何开心发来的消息,约自己出去吃饭,想着也没有什么事情,就给何开心回了个信息,答应了下来。



   等到了地方,井然发现何开心和胡杨已经到了,两个人正在吃蛋糕,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的,井然看着就想转身就走,没想到胡杨眼睛倒好,离得远远的就给井然招手。



     井然坐下来就要了一杯咖啡,特地嘱咐了,不加糖不加奶,点菜的时候才知道,这是何开心朋友的店,这次何开心是想给两个人牵个线,如果能成皆大欢喜,如果不成,那就当多一个朋友。



    正说着说着,井然对面就站了一个男人,何开心打了招呼。又给两个人做了介绍。



    井然懵懵的看着何开心的嘴张张合合,向来冷静自持的自己,脑子里疯狂闪现着一句话,就是他,梦里的那个男人就是他,这个男人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当然,井然用自己完美的自制力,控制住了自己想要直接探求的话语,而是冷静的打了个招呼,来日方长,井然告诉自己。



      

      程慕生的眼睛很亮,但看人的时候你又会觉得很温柔,程慕生是一个很完美的恋爱对象,会叫人不由自主的陷进去,井然也不例外。



      自从井然和程慕生同居之后,井然就再也没有做过那个噩梦,每次都是在程慕生的怀里醒来。



      清晨的阳光,往往都是最美好的样子,井然和程慕生好像没有过热恋期,自然而然的就同居了,程慕生将井然照顾的很好,加班回来后温暖的灯光,厨房里特地留好的宵夜,放好的洗澡水,让井然逐渐沉迷,越来越久之后,两人去国外领了证,在教堂里举行了一个简单而又庄重的婚礼,一切都很美好。



      每天的早晨,井然都是在程慕生的轻吻中清醒的,今天也不例外,吃过早餐。两个人一起出门,井然开着车,将程慕生送到店里,再开车去上班,照例一个分别的吻。



    井然已经很久没有被人说过清冷了,自从和程慕生在一起,笑容就一直在井然的脸上没有消失过,不熟悉的人,会以为井然本来就是个好相处的人。



    中午休息时间,井然接到了程慕生的电话,被叮嘱了一大通,井然笑着答应,那边的程慕生才挂了电话,这样的日子对井然来说,美好的不可思议。



      时光荏苒,也许这就是最好的样子。



∠※∠※∠※∠※∠※∠※∠※∠※∠※∠※∠※∠※∠※∠※∠※∠※∠※∠※∠※∠※  







        “师兄,你的实验成功了吗”





      “当然,何开心,你很闲吗,老是来我这里干嘛。”





       “那你觉得井然能承受你的实验吗。”





       “你为什么不考虑胡杨这个问题。”





       “那是胡杨他爱我比较多吧”





      “井然也是”



     







    




爱慕(宫铁心✘胡杨)

       滴答,滴答,滴答





    咔哒一声,胡杨听着门被推开了,他感觉自己心跳很快,可是呼吸却压抑着,因为他知道那个人回来了,那个想让自己成为傀儡的男人。





     一步……两步,脚步声越来越近,胡杨看不见,他被绑在床上,眼睛被遮住,一片黑暗中,心跳和呼吸格外的清晰,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也不知道这个人要做什么,可是他就是恐惧,无比的恐惧,就像是被肉食动物盯上的猎物,知道危险,却规避不了。



    



      胡杨不知道自己被困在这里多长时间了,可能两三天,可能四五天,也可能一个多礼拜,那个人每次过来的时间都不固定,每次过来,都是自己的噩梦,精神上的折磨,肉体上的折辱,长时间的捆绑让自己手脚无力,而且那个人每次来都会给自己打营养剂,维持最基本的生命所需,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只有水和营养剂。



       



       现在那个人就静静地看着他,胡杨看不见,可他就是知道,那个人在看着自己,死死的盯着自己。





    “你是谁?”胡杨知道对方不会回答,可是他还是问了,他想减轻自己的恐惧,只要这个人过来,胡杨就会问一遍,可是从来没有得到过回答。





     “你真的想知道吗”





     突然的回答,让胡杨思维突然错乱了一下,自己真的想知道吗?为什么现在告诉自己,是准备要杀死自己了吗?可是自己不想死。





      胡杨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如果自己死了,他该怎么办呢?为什么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呢?





      胡杨在这里醒来之前的记忆,还停留在酒吧,打发走小木之后,自己一个人坐着,等再次醒来,就被囚禁在这里,一片黑暗,只能听到钟表的滴答声,四肢被捆绑,一次又一次的欢爱,不,那也许不能叫欢爱,应该叫凌辱或者虐待。可每次事后,却又很温柔的为自己清理,胡杨觉得这个人有病,要么就是变态!





       光线柔柔的,但还是有点刺眼,胡杨眨着眼睛,慢慢的适应着光线,那个人就站在旁边,微笑着看着自己,胡杨很意外,他很好看,那种笑起来很温柔的好看,可是一想到就是这人把自己绑架,一次又一次的折磨着自己,胡杨的恐惧与恨意拉扯着,可是自己不能轻举妄动,现在可以看见了,但是身体还是很无力,四肢被绑的久了,就算现在被放开,想跑也跑不了,自己必须等待,不能惹怒那个人。





    那个人的手轻轻的抚摸着胡杨的身体,却没有做什么,而是将衣服一件一件的替胡杨穿好,胡杨想说话,却被一张手帕捂住了口鼻,几秒钟的时间,胡杨就昏迷不醒了。





      等胡杨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却是在自己的家里,他一阵恍惚,真的不是在做梦吗?这时候对面传来一阵嘈杂声,胡杨猛的惊醒,打开门,门口是几个人在搬东西,看胡杨开门,以为是吵到别人了,赶忙道了歉,胡杨迷茫的后退,跑回去翻出手机,看到那个日期,不是做梦,是真的,可是为什么?





     胡杨没有注意到,他起身的时候,一张卡片掉落在地板上,上面写着“我亲爱的胡杨,期待与你的重逢。”





     第二天一大早,胡杨就赶忙去了医院,十二天,不知道父亲在医院怎么样。胡杨走进病房,刚好负责自己父亲的护士也在,简单问了一下基本情况,胡杨觉得好像自己离开了这么多天是假像一样,住院费有人补交了,护士告诉胡杨,是胡杨的朋友来帮忙交的,可胡杨没有那样一个朋友。





     “对了,胡先生,您父亲的主治医生换了,之前的冯医生出国交流了,现在您的父亲由宫铁心,宫医生来接管,你放心,宫医生虽然年轻,但是是留学回来的,也有很丰富的临床经验。”





     “嗯,好”





     “对了,等会儿宫医生会来查房,到时候我再给您介绍一下,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找宫医生的,哎,宫医生来了”





     胡杨转身,门口走进来的那个人,是胡杨以为这辈子都要压在心里的那个噩梦。





     “你好,我是宫铁心”





完结=============撒花∠※∠※∠※∠※∠※∠※∠※∠※∠※∠※





 





     






很有纪念意义的第一篇文(傅红雪✘冯豆子)

   





    小雪✘冯豆子





     冯豆子第一次见到傅红雪的时候就对他很有兴趣,因为傅红雪听自己说话说了很久都没有打断,只是在冯豆子叽里呱啦说要一大通以后,端着面礼貌的走开了,冯豆子觉得傅红雪一定对自己有好感,不然连最有耐心的大哥沈巍都没耐心听自己说那么久的话,所以冯豆子决定,就算是为了有人能听自己说话,他也要和傅红雪做朋友。





      傅红雪听着冯豆子在这里叭叭叭的说了半天,终于等到冯豆子说完了,立马端着一口没吃的面走开了,虽然步伐一如既往的冷静,但心里却开了一溜的弹幕,想着幸亏家里的兄弟没有这么爱说话的,要不然自己得疯。





     冯豆子是个行动力极强的人,具体表现在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立马付诸行动,所以当他觉得傅红雪人不错,想和傅红雪做盆友之后,就天天缠着傅红雪,两人在一个校区,住的也离的不远,于是在傅红雪沉默的拒绝无果后,发展成了,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坐车,一起吃饭,一起聊天,冯豆子说,傅红雪听的那种!!





      傅红雪觉得自己的哥哥可能不是亲的,具体表现在,为了让冯豆子不打扰沈巍和他谈恋爱,于是就威胁自己和冯豆子做朋友,以前的哥哥明明不是这样的,果然恋爱容易失去理智,就算他是一个黑帮大佬也不例外,虽然冯豆子长得挺可爱,人也很体贴,做的菜还特别好吃,可是真的是太吵了!!!!





    冯豆子觉得自己最近有点不对劲,每次看到傅红雪自己就心情特好,时不时的伴随着脸红心跳加速什么的,于是他打算请教了一下自己的哥哥,大哥沈巍太严肃,他不敢问,于是二哥何开心和三哥胡杨就成了冯豆子请教的对象,于是在二哥和三哥的忽悠下,冯豆子懵懵懂懂的知道了喜欢,但是他忘记了,何开心的保证是不能相信的,于是在冯豆子还稀里糊涂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了冯豆子喜欢傅红雪,当然冯豆子这个当事人,还不知道自己的小秘密已经在两家传开了,此时的冯豆子还在思考怎样告白才能不把傅红雪给吓到。





      冯豆子喜欢自己这件事,傅红雪是听自家二哥说的,毕竟二哥迟瑞和冯豆子的三哥胡杨是情侣,所以当傅红雪听到这件事的时候,除了有点意外之外,竟然生出了果然如此的想法,毕竟冯豆子缠着自己不是一天两天了,每次看到冯豆子讨好自己,就好像看到了大哥罗浮生讨好沈巍一样,傅红雪心想,果然我已经被冯豆子缠习惯了吗?但是意外的没有想要拒绝的想法,面无表情的想着,冯豆子会怎么给自己表白呢?





     冯豆子决定周末带傅红雪回家吃饭,然后再表白,这样晚上傅红雪就不用回家去了,是的,冯豆子根本没有想过失败这两个字,毕竟冯豆子对自己是很有信心的呢。但是首先得先和几个哥哥说好,不能让红雪来自己家的时候感到拘束,于是在前一天经过了我弟弟喜欢我爱人的弟弟这个消息轰炸的沈巍又接到了我的弟弟迫不及待的想要追我爱人的弟弟这个消息,但是我们的沈巍还是稳住了,毕竟是大学教授,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好呢,于是在经过冯豆子和沈巍友好而和谐的讨论之后,这个冯豆子本来打算二人相处的晚餐,变成了两家人相处的晚餐,毕竟我们沈教授是能制服黑道大佬的散打高手!





     去冯豆子家吃饭这个消息一经公布,傅红雪冷静自持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无语,真的只有一丝,因为今天就是周五,冯豆子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按套路出牌,但是我们表情管理严格的傅红雪就出现了那么几秒的变化,这件事就在罗浮生的兴奋通知,傅红雪的面无表情和迟瑞的轻声应答中敲定了。





     冯豆子又是大扫除,又是准备饭菜的精心准备了一天,就等着晚上的告白了,在冯豆子兴致勃勃又期待满满的等待下,夜幕降临了,罗浮生带着弟弟走进沈巍家里,冯豆子看到傅红雪,就拉着傅红雪进了自己的房间,剩下几个无所事事又八卦的哥哥,偷偷摸摸的趴在门口听着,只是房间隔音太好,什么也没听到,沈巍咳了一声,打断了几个不靠谱哥哥的偷听,几个人刚坐在沙发上,就见冯豆子又拉着傅红雪出来了,冯豆子笑容满面的给沈巍说,可以开饭了,饭桌上,冯豆子宣布,从今天起,傅红雪就是我的男朋友了,傅红雪也点点头,答了一声嗯,几个哥哥都一脸无语,为什么两个小弟谈个恋爱都这么与众不同,果然是美好的青春吗?





      傅红雪被冯豆子拉进房间,想着冯豆子会怎么告白,没想到冯豆子把他所有的私房钱和贵重物品都拿出来给傅红雪,说要让傅红雪做自己的男朋友,深知冯豆子本色的傅红雪,知道冯豆子有多爱钱,于是就答了声好,所以两个少年的恋爱就是这么简单。





     关于同房



   





   冯豆子“小雪,我知道这个事你不会,我教你”





   傅红雪“不用”





   冯豆子“那小雪,我要在上面”





    傅红雪“。”





    傅红雪不会反驳的,直接武力压制就好了,毕竟在床上的时候冯豆子的嘴还是需要堵起来的。














巍樊(曦曦的生日礼物)

      重发一遍!!



    樊伟坐在办公室,一只手悄悄扶着腰,面无表情的听着秘书的汇报。



       心里头默默地骂着沈巍,这个老男人,简直就是经不起一点逗。



      不就昨晚闹了一下么,差点把自己做死在床上,要不是后来自己求饶,怕是今天连班都上不了了。



     越想越气,挥了挥手叫秘书出去,看着门关上,听着咔哒一声,樊伟放松下来,将所有重量都放在了椅子上,终于舒服多了。



     昨晚的沈巍,和平时的沈巍完全不一样,白日里那个温文尔雅的教授,就因为自己的一声老公,好像将沈巍心里的野兽放出来了一样,是自己平时没有见过的样子。



      自己和沈巍在一起这么久,第一次见他这么失控的样子,不过樊伟很满意,之前的沈巍太放不开了,就连在床上,也是温和知理型的。



     发呆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樊伟觉得自己只是发了一小会呆而已,时间就已经默默地走到了十二点。



     正准备打发秘书给自己定餐,还在考虑吃什么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樊伟低着头,以为是秘书,头也没抬的开始吩咐。



     “你去给我定个餐,要个酸菜鱼,其他你自己看着搭配,哦,对了,重新换一家店订餐”



     “咳~咳,你……不能吃酸菜鱼,我给你做了鱼汤,清淡一点”沈巍提着饭盒,站在办公桌旁边。



     樊伟听见沈巍的声音,猛的抬头,就看到自己正在心里吐槽的那个人就站在自己对面,还是有一点点心虚。



      沈巍将饭盒放在茶几上,一样样的打开,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樊伟慢慢挪到了沙发上,看着荤素搭配,却清淡的菜,笑容就没有消失过。



      吃过饭后, 樊伟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阳光从落地窗照进来,撒在樊伟的身上,阳光有点晒,樊伟眯着眼睛想,可是真舒服呀。













    



    

     


我的阳光(柯泽✘林风)

     夏日里的阳光总是叫人避之不及,不管走到哪里都是火辣辣的。



      柯泽就是在这样的阳光下遇到的林风,少年的笑容比此刻的阳光还要耀眼,照进了柯泽一片漆黑荒芜心里,从此以后柯泽的阳光就变成了林风。

  

       自从柯泽和林风在一起之后,樊伟老是笑话柯泽,一个浪迹情场的老手,就这么被收服了,硬生生的从一个情场浪子,变成了一个居家好男人。



        其实没人知道,浪迹情场的柯泽,若不是遇到了林风,不会有人知道柯泽那个时候的绝望。



       柯泽的人生,在外人看来,一帆风顺得不可思议,只有柯泽自己知道,他讨厌小提琴,讨厌音乐,讨厌美丽大方的未婚妻,可是他不得不喜欢。



       柯家在外人看来,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没人知道柯泽心中的挣扎。



       父亲爱柯泽,所以为柯泽选择了一个他眼中走起来简单的路,家里有钱有势,柯泽可以不用奋斗就拥有一切,最好的手制小提琴,最好的小提琴老师,最好的音乐学院。



       母亲爱柯泽,所以为柯泽选定了一个温柔体贴,美丽大方的女子做未婚妻,身份高贵的未婚妻,于是柯泽变成了一个堕落于泥潭的浪子。



       哥哥大约也是爱柯泽的,只要柯泽不选择公司,柯泽想要的一切都会被送到柯泽的手上,包括林风。



      当柯泽看到赤裸着身体的林风被放在自己的床上时,那是柯泽的第一次爆发,柯家的人都不能理解,所以柯泽带着林风离开了自己的家,去了另一个没有柯家的城市,当然也没有林风。



        那个时候的柯泽对于林风来说就是个有钱有势,任性无比的陌生人。



      对于柯泽来说,面对林风,所有的阴谋诡计,筹谋划策,都变得毫无意义,只能小心翼翼地奉上因林风而再次跳动的心。



      再一次相遇是一个雨天,林风一向喜欢雨天,叮叮咚咚的声音就像鼓点一样,总能给自己一些灵感,安静的咖啡屋,伴随着滴滴答答的雨声,林风闭着眼睛,仔细的倾听着,直到被一声尖叫打断。



      林风抬头就看到了柯泽推门进来,直接将闹事的那个男人一拳打倒在地,神色自若,好像动手的不是他一样。



      柯泽叫店里的小姑娘打电话报了警,看了一下店内,还好除了这个人渣之外,只有靠窗的墙角那里有一位顾客,看着应该也没有影响到,不过作为老板还是要过去安抚一下的。



        墙角的座位,一向都是小情侣最喜欢的的位子,今天却是一个男生单独坐在那里,等柯泽走近了,才发现是林风。



      柯泽想过很多遍和林风相遇的场景,可是等到真的看见林风,柯泽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激动和不知所措。



     “好久不见,林风”



      “可以聊一下吗”得到林风的肯定,柯泽就像遇到一个好久不见的老友,谈谈天气,聊聊过往。



      林风变化不大,不管是外貌还是性格,时间好像绕过了他,还是让我难以忘怀,柯泽心想。



     之后林风偶尔会过来,有时候柯泽在店里,有时候不在,但是只要林风过来,柯泽一定会放下手头的事情,也不一定会和林风聊很久,简单一句问候,柯泽的心情能好上几天。





      本来柯泽没想过会和有林风除了朋友之外的交集,他一直觉得林风是活在阳光下的人,而自己却像是笼罩在雾霾中,两个人不是一个世界的,偶尔见见面,聊聊天,自己就很满足了。





     可是缘分却让人措手不及,一次醉酒,吐露心声。



     就这样,柯泽将自己的心思明明白白的,剖开摊平,放在林风的面前。



      林风其实很明白,柯泽对自己的感情,毕竟他的心思不加掩饰,久了什么也就明白了,两情相悦,总是美好的。